山西“面具娃娃”:被大火心理扭曲,被孩子排挤,之后发生了什么?

日期:2023-11-13 15:39:46 / 人气:145

山西“面具娃娃”:被大火心理扭曲,被孩子排挤,之后发生了什么?“2011年夏天,6岁的香香独自坐在幼儿园的滑梯上,双臂紧紧抱住大腿,戴着面具的头低垂着。他时而瞥一眼正在奔跑的学生,时而低头沉思,眼里满是憧憬和落寞。
说起来,香香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了。这时,他以前的玩伴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,只因为香香脸上有一个特殊的“面具”。
这个橡胶面具紧紧包裹着香香的脸,只露出他的眼睛、鼻子和嘴巴。在孩子们眼里,真的很吓人,所以没人想靠近他,也没人想和他玩。
01
曾经,香香也是一个健康快乐活泼可爱的男孩。而这个讨厌的面具,都是去年冬天的一场大火造成的。
那是在2010年11月21日的早上。因为是星期天,带着小儿子在村民家串门的严军突然接到邻居的电话,说香香被烧伤了,要送医院治疗。
严俊抱着他的小儿子,飞快地跑了回来。只见邻居宋的猪圈里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。严俊看到邻居从烧焦的草灰堆里拖出的香香,立刻惊呆了。
我5岁的儿子,全身黑乎乎的,脸蜷缩的像可乐。严俊害怕得哭不出来。
原来,那天早上,香香和邻居几个同龄的孩子在宋猪圈旁边的草堆边玩耍。宋小朋友掏出打火机,点燃了散落的一堆堆稻草。
干稻草着了火,很快蔓延开来。孩子们害怕了,逃向门口。
然而,香香不小心被地上的枯枝绊倒,脸朝下倒在燃烧的火上。由于太虚弱,他没能匆忙起床。
更不幸的是,草堆下藏着几个废旧轮胎。高温之下,融化的轮胎橡胶粘在了香香的脸上,造成严重烧伤。
孩子们一哄而散,当他们看到香香掉进火里时,根本救不了他。他们只能大声哭泣,直到村民赶到现场灭火,才将香香从灰烬中救出。
除了面部严重烧伤,香香的背部和手臂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,看起来十分恐怖。
看到自己被烧伤的儿子,严君心痛不已。她赶紧拿着家里仅有的2000块钱,坐好心邻居的车带着香香去了汾阳医院。
而汾阳市医院根本不具备抢救条件。医生只做了简单的处理,派救护车和急救人员将香香送往太原医院。
焦急的严俊按照医生的要求转到了医院,并打电话给在内蒙古煤矿当卡车司机的丈夫王守武,让他带上手头所有的现金,尽快到太原与他见面。
第二天,风尘仆仆的王守武带着仅有的5000元钱来到太原264医院。此时,经过医院的抢救,孩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。
医生诊断:“因为孩子面部烧伤面积很大,必须植皮,但是会在脸上留下疤痕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。家长和孩子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。”
因为是面部手术,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。外科医生花了13个小时,以其高超的医术为香香创造了第二张脸。
但由于孩子是活动年龄,为了保证脸部不受二次伤害,防止细菌感染,医生特意为他做了一个“口罩”。
这是一个有弹性的灰白色橡胶面具,戴在香香的头上。除了擦药,平时是拆不掉的。
但是,孩子对这种奇怪的口罩非常抵触。
但为了孩子能更好地恢复,严俊不得不强迫香香戴上口罩,每天不厌其烦地换药,并按摩他开始长疤的背部,希望他早日康复。
本以为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香香就能康复,可谁曾想,这个家庭很快就要面临更大的挑战。
02
过了一段时间,香香大叫胸闷,严君也意识到他的呼吸不正常。
医院造影后发现,香香的气管有一大片阴影,可能有生命危险。需要去北京更专业的医院治疗,康复的概率更大。
但因为香香的抢救和植皮手术,夫妻俩已经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。如今,这家人早已被围墙围了起来。这对夫妇不得不向当地媒体求助,希望获得社会支持。
随后,香香的故事被《陕西青年报》等媒体报道,全国媒体也给予了广泛关注。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慷慨解囊,仅一周多时间,就筹集了20多万元。
在太原医院的帮助下,夫妻俩将香香送到北京解放军304医院检查治疗。据香香的主治医师介绍,这种阴影是香香吸入大量烟尘导致的呼吸道损伤。
很快,医院安排了气管摘除手术,湘湘的阴影消除了。
香香的父母很开心。然而,医生接下来的话,让满怀希望的两个人又难了。
医生告诉严军,要想让孩子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,必须定期植皮治疗,一直持续到18岁,香香基本不可能恢复原貌。
香香的父母很痛苦。但孩子终究是孩子。这时,香香才注意到危险,直到有一天,他看到了自己伤痕累累的脸。
有一天,在北医的卫生间里,当母亲帮香香摘下口罩时,孩子们自己都惊呆了:“我怎么变成这么丑的人了?”说完就哭了。
孩子的哭声让颜军泪流满面:香香脸上的针孔,像是补破布,还有逐渐增生的疤痕,看起来很可怕。
而且他根本恢复不了原来光滑的皮肤。想到这,严君心痛不已。
从此,香香的心理逐渐有了变化。
对于当时在玩火的宋家子弟,香香充满了仇恨:“是他点燃了这把火,才让我变成这样的。我真希望我能咬他一口,让他变丑。”
对于心理不平衡的孩子,严俊别无选择,只能更加细心地照顾他们。她只期待自己的关心,能抚平香香内心的伤痕,让孩子开朗自信,内心阳光。
虽然严君不知道她在香香的教育会不会成功,但她从此更加小心翼翼地守护着香香的成长。
我不知道宋家人是否感到内疚。自从香香手术后回村,全家都搬走了。据说他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再也没有出现在村子里。
而且宋家的父母是王守武的好哥们。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出去打工,很有交情。
但迫于经济压力,在诉讼即将到期时,香香一家将宋家告上法庭,希望能得到一些民事赔偿。
但法院组织法医调查时,村民根本不作证。原因很简单:“我们都是同一个村的村民。不抬头,不能养这一家,得罪那一家吧?”
也有邻居劝王守武:“现在你家外面那么多人关心,邻里关系没必要搞得这么紧张!”言下之意是告诉他不要抱怨。
没办法,王守武最后只好撤诉,独自面对孩子的康复治疗。反正他不能不考虑当地人的感受,他不想成为邻居心目中的“为了钱,什么都不管”。人们。
但对于孩子的治疗费用,以及香香可能面临的心理问题,他会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为了让香香尽快融入他未来的生活环境,严俊只好带着戴着口罩的香香回村,准备让香香继续他因伤中断的学业。
然而事情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。
03
回到村里的香香,看到以前的玩伴,很开心。然而,孩子们一看到他就跑开了,这使香香感到很不高兴。
第二天下午,他看到妈妈要去幼儿园接弟弟,就吵着要一起去。没办法,严俊只好带着他,步行去村里的幼儿园。
尽管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香香仍然感觉到大人的指指点点和孩子们对他的厌恶和疏远。
在家长和孩子们散去后,在老师的允许下,香香走进了以前的教室,抚摸着他在墙上画的画,内心非常痛苦。
他甚至还和弟弟一起玩了幼儿园的滑梯,一种久违的幸福感在他心里油然而生。他很想回到幼儿园继续学习,和小朋友一起做游戏,继续快乐的童年。
但是,他6岁了,应该上小学了。然而,像这样戴着“丑”兜帽的人,还有学校愿意收他吗?
为了让孩子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学习,自食其力。严俊和丈夫开始实施他们的“学校适应”训练计划。
一方面,为了帮助香香康复,妈妈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
由于香香的手臂和背部植皮后有新的疤痕,有时还伴有瘙痒,严军不厌其烦地帮他按摩、涂抹药膏,使他的皮肤逐渐恢复。
虽然康复治疗的过程很痛苦,但香香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。因为他知道,只有他的烧伤彻底治愈,他才能重新获得孩子们的友谊,才能无忧无虑地和他们一起玩耍。
另一方面,父亲也很重视孩子不愿意和香香玩的问题。
他知道,玩伴和朋友是六七岁孩子最不可缺少的东西,香香必须融入孩子的世界,适应团队生活。
于是,王守武跑到城里,买了很多零食和玩具,把村里所有和他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都请到他家院子里,让他们和香香一起玩,把这些零食送给村里的孩子。
一开始村里的孩子还是有些抵触的。他们看到香香戴着面具,就放下玩具跑出了院子。但他不能放弃,不厌其烦地邀请孩子们来家里玩。
慢慢的,大家都习惯了香香一起打游戏的日子。他们三个都成了香香的密友。
虽然,在这些健康的玩伴面前,香香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卑感。但是有了孩子的陪伴,也为他以后适应学校生活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
不仅如此,看到严俊和他妻子的努力,村里的邻居被深深地感动了,并逐渐改变了对香香的态度。
他们的眼里不仅充满了同情和关爱,还教育孩子任何时候都不要欺负香香,有可能的话尽量帮助他。
就这样,淳朴善良的村民接受了香香的不完美,帮助严俊一家度过了孩子手术后最敏感的环境适应期。
然而,带着口罩的香香去哪里上学呢?
04
香香的父母开始寻找能接受孩子上学的学校。
刚好有一天,上级领导来慰问他们一家。当他了解到湘乡面临的学校困难时,领导当即表示会尽快安排解决。
根据中国《义务教育法》的相关规定,香香虽然因灾致残,但仍有接受教育的权利。
不久后,严军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香香被送到了镇上的中心小学,和其他健康的孩子一起学习。
但是,严俊每天骑车送孩子上学后还是很担心。香香生活能自理吗?戴上头套后,香香的视力有所下降。他能跟上他的学习吗?其他孩子会欺负香香吗?
在老师的允许下,严俊每天都站在教室外面观察孩子们的课堂。下课后,严俊还带着香香和同学一起玩,成了陪读家长。
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同学们慢慢接受了这个戴着口罩的特殊同学。
尤其是同村的几个孩子每天放学都陪着香香回家,严军渐渐放下了心。每天送香香上学后,他回到村里的企业工作。
毕竟孩子后续治疗要花钱,一家人的生活还要继续。
2013年夏天,李守武夫妇带着孩子来到北京304医院复诊。鉴于孩子面部植皮后恢复良好,医生最终同意摘下头罩,自由呼吸和活动。
听了这话,香香非常高兴。虽然不喜欢他那张伤痕累累的脸,但比长期戴头套要自由得多。
况且这两年来,他早就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眼光和窃窃私语。而且他现在有了自己的朋友,在学习生活上也不再孤独。
2015年初,香香在父母的陪同下,再次来到304医院。这一次,他在努力让自己变得“漂亮”。
此时,香香的内心更加阳光,充满了生活的勇气和动力。
坐电梯的时候,香香没有回避别人的目光。对于医护人员的关心和感动,香香没有躲闪,甚至说了很多烧伤病人的专业术语,就像“久病成了医生。”
这次整形手术,医生在湘乡解决了20多个涉及器官功能障碍和畸形的问题。
通过手术,一些影响香香视力和语言的增生性疤痕被去除,香香原本缺失的头发也被填补。变漂亮了的香香,说话做事都更加自信了。
后来医生告诉严军,像香香这样的整形手术,至少要做7次才能基本恢复,每次手术费用在3万元左右。
严俊和丈夫商量,只要能恢复孩子的容貌,花再多的钱,也要想办法筹钱,一定要让香香回到幸福健康的生活。
随着身体上的伤疤愈合,香香“心里的伤疤”逐渐消失,这是严俊夫妇最欣慰的事。
05
香香从小就因伤致残,不幸的经历让人扼腕叹息。然而,在惋惜的同时,也给我们敲响了生命安全的警钟。
好在严俊和王守武虽然文化不高,却用浓浓的爱意为湘湘的成长撑起了一片蓝天。以至于孩子被残疾和对他人的不屑与疏离弄得疲惫不堪,享受到足够的阳光雨露,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和期待。
人生有了希望,就有了生活的基础和奋斗的动力。
希望类似香香的误伤永远不再重演;愿每一个天使孩子平安健康成长!"

作者:顺盈注册登录平台




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顺盈注册登录平台 版权所有